客服:
技术:
QQ:
地址:
邮箱:

利来电游手机app

来电显示也不可靠 改号软件篡改号码专“杀熟”

  家在山东的李大叔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正是在广州读书的儿子打过来的,李大叔满心欢喜地接通电话,却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李叔叔,我是您儿子的同班同学,小李刚刚上街的时候出了车祸,现在人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医院要2万块钱作押金,您赶快寄钱过来救人。

  学院的账号我用短信给您发到手机上了!”李大叔吃惊不小,准备立刻汇钱过去,但想想媒体上频频曝光的手机诈骗术,不禁有些犹豫。

  就在这时,李大叔又收到了一个区号为020的固定电话,电话中的男子自称是小李的班主任,所说的情况与刚才无异,并强调人命关天,赶快寄钱。李大叔赶紧将家里的通讯录翻了出来,找到了以前儿子留下的学院电话,发现这个号码果然就是该学院办公室的办公电话。这下,李大叔打消了疑虑,将钱汇出。

  目前,一种号称可以更改手机来电显示的软件开始在网上大肆兜售,不法分子就是利用这种新的手机诈骗术骗过了李大叔。也许,你将成为下一个被盯上的“目标”。为了防患于未然,本报为你揭开改号软件的背后内幕。

  在Google上输入“改号码软件”,有近60万的搜索项。记者随意进入一个论坛,发现一家名为“利×公司”正以新春大酬宾的名义兜售一款售价为180元的号码任意显示手机软件。其广告词还颇为煽情,“您还在为欠债人不接你电话而烦恼吗?您想打个匿名电话给女朋友惊喜吗?明明您在内地,希望您的朋友手机上显示您正在香港或者澳门吗?尽管您不是刘德华,但您希望您总是在用刘德华的电话号码打电话吗……您要来电显示什么号码,就能为您显示什么号码!”

  记者按照其留下的联系方式致电了解情况,一名自称是方先生的男子接了电话,面对记者质疑其广告的真实性时,他显得胸有成竹,让记者先挂断电话,等会再接。果然,不到3分钟时间,记者的手机上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正是自己的手机号码。

  而在一家“网×商城”里,“手机号码任意显示”的商品栏下产品众多,甚至分为“手机版任意显示”和“电脑版任意显示”两大类。记者从其客服人员处得知,除了110、119等特殊号段无法修改显示以外,其他国内外号码均可任意显示。电脑版的需要购买其软件,安装完成后可以显示任意号码通过耳麦与对方手机、固话、小灵通通话。而手机版则无需下载任何软件,也不需要在手机上安装任何软件,只需其开通网络后台设置绑定你的手机号码即可,以后更改显示号码或者更改绑定手机,只需在手机上设置即可。

  记者了解到,如果是使用电脑版的任意显示软件,需要支付一次性购买该软件的费用,此后可以在网上实现免费拨打;如果是使用手机版本的软件,则以向所购买账号里面充钱的方式进行消费,比如在一家名为“奇×科技”的网站就声称:“免上网设置手机版500元,所有通线元/分钟。全国一个价,无漫游费用。”

  然而,售卖这种软件是否合法呢?会不会有人借用它故意行骗?有客服人员表示,他们只是提供这种技术,更多的时候是让人开心一下,并没有教唆犯罪之意,“如果我在网上卖给事主一把小刀,他却用刀杀了人,难道还找我们负责不成?”该客服振振有词道,“何况通过我们的系统打出的电话,我们都有记录,如果他行骗,可以找到他!”但是记者询问购买软件是否需要留下身份证号等资料时,他表示不需要,“款到即付货!”

  根据目前警方提供的资料,这种骗术得以成功的一个前提是骗子必须首先取得事主存储在手机中的相关资料,比如现在很多手机的通信录功能里都设置了联系人分类这一项,不少人将自己的号码设置成“朋友”、“家人”、“亲戚”等项,一旦骗子通过种种渠道拿到了这些资料,则可以很容易地利用改号软件行骗。

  广州一家通信公司技术人员向记者表示,从技术层面而言,“改变来电显示号码”是利用了网络IP电话网关技术。他表示,网络IP电话兴起之前,主叫方发出呼叫,首先传至通信公司的交换系统;通过该系统认证,即身份核查后,被叫方才能接收到信号。网络IP电话推广后,通信公司设置了“电话网关”环节,其作用等同于传统通话的交换系统,“应该是网关出了问题,行骗者也制作了一个网关,夹在主叫方与通信公司的网关中间,用自己的网关随意修改主叫号码,再把修改结果送入通信公司的网关系统中”。深圳一家无线运营商的技术专家也表示,这种技术主要是通过一个中间的IP平台或者转换器来实现,销售的所谓“软件”其实也就是指需要通过的这个中转过程。

  广东金粤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军表示,现有法律并没有禁止销售这类技术,但此技术确实为诈骗嫌疑人提供了一个“现实可行”的作案工具,而且诈骗成功率非常高,有关部门应该采取监管措施,规避该技术所带来的风险。

  运营商对此似乎也很“无奈”。有内部人士表示,这种技术并不能通过点对点式直拨电话(即直接由一个号码拨到另一个号码)来实现。正因为如此,对于这种非法使用的技术,运营商的网络系统根本无法识别这种“特殊来电”,因此也无法对其进行屏蔽或相应处理,“就好比主叫方打到了一个固网电话上,然后该固网电话再打给被叫方,这个过程本身并不违法。”该人士同时表示,如果公安部门锁定了某个号码,运营商根据现有技术就有能力封堵,将该号码设为“黑户”,“只要不让该类号码进入平台,改号码就无法实施,作案链条就断了。但运营商没有权力将哪个号码设为黑户,前提条件必须是取得公安部门的授权。”

  此前,北京市公安局相关部门专门组织了“更改来电显示”骗局案情通报会。警方表示,由于现有法律没有禁止销售更改来电技术,销售商很容易钻法律空子;而且,这种新型犯罪嫌疑人反侦查能力较强,单凭公安机关打击,并不能避免发案。但嫌疑人必定会留下痕迹,警方可从痕迹中理出其作案轨迹,锁定嫌疑号码,通报至运营商予以封堵。

  在无法提前封堵的前提下,市民惟有做好自身防范才可能尽量避免上当受骗。运营商人士提醒,用户接到可疑来电,千万不能不加求证立即汇钱,即使是熟悉的号码也要通过其他方式进行求证。目前,此类骗局嫌疑人呼叫一次须设置一次来电号码,而且,其技术不能使所显示的号码同时或长时间处于通话状态,只要回拨熟悉人士的电话二次确认,马上就能让诈骗者现形。

  但也有消费者担心,此项技术一旦流传开来,将造成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危机,“难道以后我接到朋友的电话,都要回拨过去二次确认么?”